幼儿足球“八项禁令”出台!这些训练不能再搞了

近日,在全国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校园足球工作视频会议上,全国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和全国幼儿足球专家委员会审议通过包括禁止幼儿足球考级在内的8条全国幼儿足球活动负面清单。

记者了解到,在8条负面清单内容中,包括7项禁止事项和1项严控事项,分别是:禁止进行正式足球比赛,禁止进行成人化、专业化、小学化的足球训练,禁止幼儿足球考级,禁止进行足球的头球练习,禁止足球操等形式化的表演,禁止所有负重的力量练习,禁止全国足球特色幼儿园幼儿只练足球,严格控制运动时长和运动的强度。

综合来看,此次颁布的全国幼儿足球活动负面清单规范力度之大、内容之详尽,堪称我国幼儿足球发展至今的最严禁令。但如果要从背景来说,早在2019年,教育部就曾发出明确信号:足球zhua得好,孩子可以一脚踢进重点大学。有目共睹的是,近年来,“踢足球,进名校”“足球从娃娃抓起”的口号越喊越响,一大批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在全国更是遍地开花。

那么,为何此次会出台8条全国幼儿足球活动负面清单?出台是基于什么原因?将带来哪些影响?又释放了什么信号?我们特意邀请到成都棠耀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四川中奥体育发展集团副总经理罗伟林和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为大家解答:这些年,幼儿足球发展情况怎么样?幼儿足球“八项禁令”出台,又到底意味着什么?

说到足球培训,坊间早有传闻:娃娃足球zhua得好,真的可以一脚踢进重点大学!2019年,教育部出台文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提出“体育成为中考必考项目”的要求,而足球则是中小学体育课的必修项目。

据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介绍,一批学子因享受国家一级、二级运动员升学政策走入复旦、浙大、厦大等高校就读,目前已初步打通了一条校园足球成才发展通道。

随着足球逐渐被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记者梳理发现,成都市各初、高中对优秀的足球特长生的政策红利日益见好,例如,根据2019年数据,棠湖外国语学校高中段自2015年起,每年招收20名足球特长生,享受3年学费全免的政策,而棠外高中阶段每名学生每年的学费为32400元。

除此之外,自2008年开始,陆续有多名成都学子因足球成绩突出被国内知名大学录取。2008年,成都市列五中学高三学子胡天宇以优秀的足球专业成绩获取“北大一本线分即可录取”,之后,他以超一本线的好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2010年,列五中学的夏雷雨以优秀的足球专业能力加上高于一本线的高考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2017年,列五中学曹宇池以突出的足球专业成绩和优异的高考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并代表北大参加了世界名校足球邀请赛······

由此看来,学好足球不仅是重要,而且其实很“有用”,说得更直白一点,就以成都为例,如果娃娃足球zhua得好,不仅仅是可以通过中考读到好高中,还有机会进入知名高校。

在这波席卷全国的“足球热”推动下,“踢足球,进名校”“足球从娃娃抓起”的口号越喊越响,一大批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在全国遍地开花。在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中国足球发展改革总体方案》中,明确要求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020年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

足球教育之势愈演愈烈,顺理成章地,幼儿足球也迎来了发展高潮,不少相关机构及学校甚至将足球专项运动引进了幼儿园。于是,少儿足球操、少儿足球训练营、足球特色幼儿园等陆续出现。

但是隐患也随之暴露出来。有专家指出,幼儿进行足球专项运动不利于幼儿正常的生长发育和健康,有可能会导致运动损伤。

从事幼儿园足球教育5年,专注4-6岁幼童足球培训的成都棠耀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四川中奥体育发展集团副总经理罗伟林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对幼儿进行超负荷足球训练的机构与学校还不少,此次全国幼儿足球活动负面清单的出台,有望规范我国幼儿足球教培市场,推动幼儿足球事业健康发展。“从(全国幼儿足球活动负面清单)内容来说,我认为就是要求幼儿园也好,各个俱乐部也好,不能盲目地以孩子成绩为培训目标,而是要按照儿童生长发展规律的建立科学的培训体系,千万不能做拔苗助长的事。”

罗伟林告诉记者,部分对足球痴迷的家长对孩子寄予厚望,希望可以天天训练,每次训练时长可达2-3小时。“有些俱乐部不但不制止这种行为,反倒认为孩子上的课越多利益越大。照此发展,孩子表面上会比同龄对手强,经常大比分赢球,但从长远来看,此举过早地开发了孩子潜力,其本身的生长发育也会出问题,等到了青少年时期就随大流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在国家倡导“足球从娃娃抓起”的大环境下,各地幼儿园积极建设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但总体看来,在具体的落实过程中存在着功利思维。“比如说部分幼儿园实际上主要追求的是所谓的挂牌,不是真正地去开展有特色的幼儿足球运动。而针对幼儿生长发育规律来说,在幼儿阶段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培养孩子的对足球运动的兴趣,增强孩子体质。所以说幼儿足球教育应该融入到日常的幼儿园游戏、活动之中来培养孩子的运动兴趣。”

此外,熊丙奇还认为,用单一的体育运动项目来培养孩子对足球的兴趣略显单薄,因此在幼儿园阶段还应开设俱乐部或者运动队让孩子尝试体验,由此培养孩子的运动兴趣和技能。“现在的幼儿园开展体育运动,安全问题也是高悬之剑。一旦孩子出现运动损伤,可能会引发家校冲突和矛盾。因此,要解决安全问题,还需依法界定安全责任,完善安全风险分摊机制,实际上也有助于推进幼儿足球运动发展。”

熊丙奇强调,总体看来,足球从娃娃抓起必须改变功利导向,否则将背离初衷。“如果还是出于功利思维来建设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或者家长过度将足球特长作为孩子升学助力器,其实是背离了从幼儿抓足球的初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