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中国|足球之乡示范“从娃娃抓起”:幼儿足球的小游戏和大道理!

每个中国足球人都知道“足球要从娃娃抓起”,但究竟该如何定义娃娃,并没有统一的标准。2019年,创建全国足球特色幼儿园的文件出台,在文件的指引下,校园足球终于开始下沉到幼儿阶段。“娃娃”也终于被清楚地定义。文件出台后,出乎梅州市教育局意料的是,许多梅州市幼儿园的园长自发前往外地学习幼儿足球的发展,其中许多园长都来自民办幼儿园——出于“生存”的需求,民办幼儿园需要办亮点,要有特色,家长才愿意把孩子送来。所以每个幼儿园都在创新,而足球就成了他们最好的载体。

由于足球传统氛围浓厚,加上各级部门的重视,梅州市幼儿足球发展得很早,但并非一帆风顺。2018年,梅州市举行了第一届幼儿足球选拔赛,孩子们被分成ABC组打分组赛,还计算积分。同年,梅州市教育局组织了一场关于幼儿足球发展的现场讨论会,广州体育学院周毅院长、广东省教育研究院体育教研员庄弼教授都在现场进行了授课。其中,庄弼教授提到,在幼儿阶段,孩子们骨骼发育、器官发育都没有健全,关键部分尤其是腰椎一旦受到外力伤害,可能会导致终身的遗憾。发展幼儿阶段的校园足球,必须按照幼儿的成长规律来做。

于是,2018年的那届幼儿足球选拔赛成为了梅州市最后一届幼儿足球竞赛。从此,梅州的幼儿足球走上了游戏、兴趣化的方向。在这点上,中外专家的意见一致。在顺德足协担任青训总监的塞尔维亚人杜山说:“9到11岁是练技术最好的时候,年龄太小的孩子只能玩,他们的专注度无法支撑他们训练足球。”

本期的《梅州校园足球系列报道》,本报记者就将走进足球之乡的幼儿园足球,带你感受什么是真正的“足球从娃娃抓起”。第一站,我们来到的是梅州市直属机关幼儿园。

“小朋友们,接下来我们玩一个游戏。你们在场地里随意运球,过程中要经常注意看老师手里举起的玩具。”梅州市直属机关幼儿园的房志湘老师正在向记者示范如何让孩子们养成在带球中观察的习惯,“如果看到老师手里举起了玩具,就把足球停好,到玩具区对应的玩具旁站好,每个玩具边上只能站一个人。”

这是梅州市直机关幼儿园一堂普通的足球课,却蕴含着不小的玄机。“中国球员在场上多是低着头带球,这是不对的。”大学时期学足球专业的房志湘对中国球员的“陋习”深恶痛绝,“我要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踢球要抬头观察。”

房志湘(下图红衣)是梅州市直属机关幼儿园张红园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招来的专业足球教师。此前,园里一直都没有真正的足球内行。

“我们一直都想多招几个足球方面的老师,但嘉应大学之前只有体育学专业,足球专业是这几年才开设的。”为了能够全面开展足球活动,张园长一直在留意足球方面的教育人才。不过,来应聘幼儿教师的,还是女孩居多。

没现成的,就“创造”自己的足球教师。发展幼儿足球的路子,市直机关幼儿园走得非常坚决。张园长请来了第三方俱乐部的专业教练,不教孩子,毕竟太小了,这些教练的任务是培训园里的老师。从足球的基本知识,到动作要领,教练一点点教,老师们一点点学。就这样,市直机关幼儿园里的女老师们,也都慢慢有了自己的“绝活”。

此外,张园长(下图红衣)还建立了基于游戏开展的幼儿快乐足球方向的课题,以课题带动老师钻研。有了技能训练,又有了课题作为目标,老师们就有了积极性,不断讨论、研究和解决在课堂上发现的问题。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曾经师资力量不足的困难。

市直机关幼儿园的场地,在梅州的幼儿园里属于第一档。他们不仅有两块人工草的足球场,在教学楼中间还有一块塑胶操场,供孩子们课间和体能大循环时练习足球。

每到课间,不管男孩女孩,都在这块操场上玩球。简单的传球,已足够让这块场地被欢声笑语占据。“我们把足球尽可能地放进孩子们的游戏里,让他们从小就接触足球,培养对足球的兴趣。”张园长介绍说。

在场地和师资的保证下,市直机关幼儿园的幼儿足球发展得很快。在市体卫艺科的支持下,市直机关幼儿园被评为第一批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幼儿园。有了这个荣誉,市直机关幼儿园得到了五万元的专项经费。利用这笔专项资金,他们添置了不少足球教学器材,并翻新了场地。

对于校园足球下沉到幼儿阶段,张园长持肯定态度:“6岁以前都是孩子全面发展的奠基阶段,在这个阶段培养他们对足球的兴趣,才是真正将足球从娃娃抓起。”在张园长看来,幼儿接触足球,在身体发展上利大于弊,“踢球的孩子会更喜欢运动,身体的协调能力、各方面的发展会更好,精神状态也更好。”

张园长还发现,踢球的孩子在社交方面表现出一定的优势:“有些小朋友相对内向一点,足球能够帮助他们提高沟通、协调能力。毕竟,足球是个配合性运动,小朋友要跟别人配合和沟通。通过足球,孩子们能够结交自己的伙伴。足球远远不是一项运动,它承担了社交的功能,锻炼了孩子们融入社会、跟人群相处的能力。”

专门负责足球课的房老师,在教学中也对孩子们的变化深有感触,“刚开始踢球时,有些孩子不敢用力,触球的部位也不准,球大概只能滚两米左右,进不了门。不过,这些孩子会经常和其他小朋友交流,学习别人踢球的方式,找触球的部位和发力的感觉。再经过我们的引导,他们踢球的滚动距离就远了,球也能进门了。相互沟通,带来了成长。”

尽管幼儿足球主要以游戏为主,但张园长和房老师还是会适度让孩子们领略足球的真实性,感受足球的竞争性。“现在上级部门明令禁止举办这个年龄段的比赛,所以只能用游戏竞争的方式,让他们感受足球的另一面。比如大班的孩子还可以尝试进行五人制的小对抗,体验一下足球对抗的真实。这当中或许会有快乐,或许会有伤心,这些全都是孩子们以后需要面对的。孩子们都喜欢赢,但谁的人生都不可能一直赢。”张园长说。

幼儿阶段发展足球,最大担心来自于家长,毕竟幼儿园儿童的下肢力量较弱,家长们会对安全性有一定的顾虑。新生入园时,张园长就会向家长宣传参与运动对孩子成长的有益之处。同时,市直机关幼儿园也邀请家长参观课程,让家长切实看到孩子们在幼儿园玩什么。园区还邀请家长来当助教,增强他们的参与感。

“相比之下,二胎家长对于幼儿足球的接受度高很多。”张园长说,“可能是在一孩的身上尝到好处了。运动和学习是不分家的,就像滑滑梯一样,怎么能够滑得更远、更快,都有方法。当孩子们大了接触几何的时候,他们对坡度、角度这些元素会有本能反应,和小时候玩的滑梯类似。”

真正从娃娃抓起,梅州人没有以足球之乡的姿态高高在上,而是真正下沉到幼儿园去践行,这才是中国足球真正的未来和财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