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博:狠心老爸堵住退路(组图)

比赛中出了“洋相”就用“做鬼脸”救场,自称父亲比丁俊晖他爸还要“狠”,要是没成功,大不了就回到乡下种地、娶个媳妇,这就是在本次斯诺克世锦赛上首次闯入八强的中国“黑马”——梁文博。年仅21岁的他台球斯诺克排名一下子升到了世界第40位,被评为本次世锦赛“突出表现奖”,并在世锦赛后破格成为奥运火炬传递广东惠州站第二棒火炬手。

在5月9日,梁文博惠州火炬传递后的5小时后,记者专访了这位正在与火炬合影的台球新秀。

5月9日,当记者告诉他在网上看到了他当奥运火炬手的视频时,梁文博兴奋地反问道:“这么快就有我的视频了?一会儿我得赶紧上网看一下我的英姿去。”

梁文博:我在英国打完第一轮比赛后才知道,当时是我球房的教练第一个给我打的电话,告诉了我这个消息。他问我愿不愿意担任奥运火炬手,我说当然愿意啦。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通知我担任火炬手了。

梁文博:等我回国后我教练说:“你在世锦赛上挑落达赫迪、力克斯威尔的表现征服了一位特殊的观众”。我就问:“谁啊?”教练说是我们惠州的市委书记黄业斌。他看到我在英国打比赛时的录像了,第二天,就叫他的秘书给我教练打了电话,说争取让我参加这次奥运火炬传递。我爸跟我说当我以13比12战胜斯威尔后,惠州的火炬传递准备工作也进入倒计时,但黄书记仍然在第一时间指示相关部门,了解我的具体情况,经过广东、北京各部门的批复后,我终于正式成为惠州的火炬手代表,这个火炬手是临时给我加进来的。

梁文博:我和黄书记早就认识了,在火炬传递的前一天,黄书记还见了我和我爸。当时,他特别风趣地对我说:“你人长得很‘靓仔’,而且是世界斯诺克的新秀,看来东江水确实能滋养人才!”他还跟我说:“我也要学打斯诺克,再来和你比赛,你将来成为世界第一,我即使输了,我也是世界第二嘛!”

梁文博:我早上5点50分就起床了,一直在车上待了两个小时,8点左右开始跑,我一共跑了200多米,用了两分多钟。这比进了世锦赛8强还兴奋,我感觉自己跑步的姿势还是很棒的,所以,把跑步的动作放慢,就是要把那种美呈现出来,但遗憾的是200米太短了,感觉刚进入状态就结束了。

梁文博:我要给它放好。以后就靠它吃饭了,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台球还不是奥运项目,我觉得以这种方式参与奥运很有纪念意义。

2000年,当丁俊晖夺取亚青赛冠军时,同样出生于1987年的梁文博刚刚操起球杆。

梁文博:是晚一些,当时我就是瞎玩。发现我有台球天赋的是我爸。那会儿每逢周末,我爸都会带着我到公园的露天台球桌打上几杆,我跟我爸交手七八次后,他已经成了我的手下败将,后来就没赢过我,我爸有一次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这孩子是打台球这块料”,被我听见了。

梁文博:我当时上到初一,就想全身心打球了,因为那会儿我也不爱学习,有时候逃课去球房和比我大三四岁的孩子们打球,没想把台球当职业。我爸知道我这状况就同意我不上学了,为了验证我的台球天赋,父母就把我送去训练。当时我的个子还很小,教练怕我把台布戳坏了,就不想要我,但哈尔滨市台球协会秘书长刘佩显一下看中了我,并且让我专攻斯诺克,放弃美式。

梁文博:在中国要是真从事打台球这个项目走的几乎都是我们这种路。我爸这人特别执拗,为了能让我在台球上成功,他把黑龙江老家的房子都卖了,带着我南下广东拜师学艺。当时我家亲戚朋友都反对,但我爸还是带着我义无反顾地南下广东。我爸比丁俊晖他爸还要“狠”,甚至把所有亲戚朋友的电话号码都扔掉了,暗暗发誓不把我培养成材,就消失,绝不和大家联系。我记得我爸那时候跟我说:“假如咱们尽力了,最后没成功,大不了就回到乡下种地,娶个媳妇得了。”我就是这样没有退路的境地下开始了自己的台球之路。

梁文博:在黑龙江的时候我家里的条件挺好的,父亲做生意挣了些钱,每天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到了广东一个月光是练球、教练费就要2500元以上,我父母只能四处找人借钱,在广州的时候没钱租宽敞的房子,我们一家三口就在一张床上挤着。2001年刚到广东东莞,我每天练球12个小时,吃的是3元钱的盒饭。这样过了大半年,后来去深圳,那里有一些分赛可以打,能赚到些钱,冠军奖金大概几千元钱。2004年我18岁的时候去了惠州,在一个台球俱乐部打球。

梁文博:是的,当时来到惠州后,一位水平不错的神秘客人连续三天让我陪打,每次练完都付给我1000元练习费。后来我才得知那个人就是当地著名企业侨兴集团的老总吴志忠。吴总决定一年出资20万元人民币赞助我去英国打拼。还专门给我的父母在侨兴集团里安排了工作,妈妈是会计,爸爸的职位很清闲,并且拨出两套房让我们无偿居住,我非常感激他。

世锦赛之旅,为梁文博带来2.2万英镑的收入,这也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进账。“全给老妈了。我也不需要钱,什么都不缺。”

英国太安静了,除了打球也不能干别的。我带了许多港台连续剧的碟片,笔记本电脑里还存了上千首MP3。闲暇时,我常常召集丁俊晖、刘闯、刘崧几个人一起打牌玩“斗地主”。

梁文博:小闯(刘闯)今年刚来,我比他大,自然得照顾他。为了改善饮食,我有时也会下厨做饭。排骨炖豆角、西红柿炒鸡蛋、鱼香茄子、蒜蓉青菜,再加一个汤,30分钟就能搞定。就是随便瞎做,有点咸味就行了,虽然和饭店没法比,但大伙还是吃得很香。

梁文博:我的朋友对我也都很好。这次斯诺克世锦赛第二轮我对战斯威尔,在英国的室友们送走我时,其实谁的心里都没底。那一晚,所有的室友都等着我回家,很多人都在肚子里酝酿着好听的话想安慰我几句,但大家伙合计着商量半天,却怎么也不知道如何把这肉麻的话说出口。我一回来一点也没什么改变,大大咧咧地对室友嚷嚷着饿,小闯立马端来了一碗黄瓜炒鸡蛋,我知道他们担心,我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倒是想看看,他和我比比谁的命更硬。

梁文博:哈哈,是说那次出场吗?我英语不怎么样,加上有点紧张,一听到我的名字就大步往前冲。待到搞清楚现场主持只是在介绍比赛,我就不得不提着球杆往回走,当时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觉得挺难为情的。不过后来发现这个插曲效果还不错,英国人都记住了我,英国媒体为此给我取了个绰号叫“是去是留”。电视上我的特写,经常是做鬼脸吧,其实在场上都是无意识的,不过倒让现场观众挺乐呵的。

梁文博:我爸一直感叹“总算熬出头了”。我觉得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不过好像回头率高了,比赛完了之后,我有一天去买菜,突然就有人问我,你是斯诺克选手吧。我才发现,原来有人认识我了。

梁文博的偶像是奥沙利文,这次在世锦赛上被偶像淘汰,他告诉记者:“我在他身上学会了很多,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我偷学了什么,先保密。”

梁文博:比较兴奋,和他打球能学到很多东西。我的实力不如奥沙利文,拼防守我拼不过他,我就和他拼运气,至少完成和我偶像打一场正式比赛的心愿。前几天晚上我看电视,正在放我和奥沙利文的比赛,我只看了几局,就不敢看了。

梁文博:一共吃过两三次饭,一般就聊台球方面的事情,我也从来没和他说过他是我偶像。奥沙利文非常绅士,比赛过后我们也有过交流,他说我的进攻很好,但比赛经验太缺乏了。

梁文博:不紧张啊,我们在金鼎轩吃的,吃的是中餐,他挺喜欢吃中餐的,我发现他用筷子用得挺好。后来又在英国吃了几次西餐,当时都有翻译,他对我们几个中国球员评价也很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